• 首頁 觀點正文

    新發展格局下的制造業數字化轉型

    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使各個行業都面臨了一次“大考”。筆者認為,經過這次大考,數字經濟產業交出了令人滿意的答卷。疫情期間,我們深切地體驗了數字網絡技術帶來的“3A”工作模式(Anybody,Anywhere and do Anything),即任何一個人,無論在任何地方,可以干任何事,這就是互聯網給我們帶來的紅利。尤其在復工復產期間,工業互聯網平臺將供應鏈中各節點的企業實現協同運作,使企業的上下游進行互聯、共享、協同,形成產業鏈協同與保障機制,確保了重要企業的產業鏈穩定與安全運行。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提出了“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是《建議》中最大的亮點,暢通國內大循環就是要依托強大國內市場,貫通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環節。

    國內大循環怎么形成?必須全面發展實體經濟,尤其是振興我國的制造業。《建議》明確提出,要堅持把發展經濟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堅定不移建設制造強國、質量強國、網絡強國、數字中國,推進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提高經濟質量效益和核心競爭力。

    我國擁有41個工業大類、207個工業中類、666個工業小類,形成了獨立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我國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工業組織產業分類當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然而,我國制造業顯現兩大不足:一是附加值低,缺品牌;二是核心技術和主要設備依靠進口。

    當前,數字經濟正在強勢崛起,引領人類社會由工業經濟時代進入數字經濟時代。數字經濟與工業經濟最大的不同在于,數字經濟代表一種新的經濟形態,是以使用數字化的知識信息和數據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通信網絡作為重要載體、以數字經濟技術的有效使用作為效率提升和經濟結構優化的一系列新經濟活動。筆者以為,在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進程中,把握好“四個新”:

    一是“新基建”。新基建與傳統基建最大的區別在于新基建是立足于高技術端,尤其是數字技術端的基礎設施。要充分利用以下三類新基建,為制造業的數字化和智能化轉型提供基礎性支撐,第一類是基于信息通信技術端的基礎設施,比如以5G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通信基礎設施,以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等為代表的新技術基礎設施,以數據中心、智能計算中心為代表的算力基礎設施;第二類是基于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支撐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而形成的融合性基礎設施;第三類是基于科學研究、技術開發、產品研制等具有公益屬性的創新基礎設施。

    二是“新平臺”。制造業是實體經濟的核心主體部分,發展和壯大制造業,從根本上要靠科技創新,核心的問題就是要增加工業制造和產業的科技含量。進入5G時代,將把實體經濟帶入以工業制造業為主的工業互聯網時代。筆者以為,5G時代或后5G時代,最突出的特征將是以工業互聯網為核心的2.0平臺經濟——工業互聯網平臺。

    工業互聯網不是工業與互聯網兩者的簡單相加,而是連接工業全系統、全產業鏈、全價值鏈的平臺,工業互聯網具有很長的產業鏈,且產業鏈協同性很強,是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重要載體。

    三是“新人才”。企業數字化轉型,不僅要依靠數字技術和智能技術,而且要依靠人才,尤其是融合型人才。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需要一大批具有數字化知識和數字技術應用能力的勞動者。目前,在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已經出現2.0“數字鴻溝”,集中表現為勞動者運用數字技術工作、學習和創造財富的差距。

    目前,數字經濟的人才需求與數字技術的發展之間嚴重失衡:一是高層次的數字技術人才供不應求;二是具備數字技術與產業經驗融合型的跨界人才嚴重短缺;三是初級數字技能人才的培養跟不上數字化轉型需求的增長。為此,《建議》提出,要提升全民數字技能,實現信息服務全覆蓋。筆者建議,在“十四五”期間,國家要啟動一項數字化轉型人才培養計劃,培育一大批適應數字化轉型,尤其是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融合性人才。

    四是“新安全”。《建議》強調,要構建系統完備、高效實用、智能綠色、安全可靠的現代化基礎設施體系。工業互聯網是實現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重要基礎設施保障,工業設備接入網絡形成的工業關鍵網絡基礎設施,已成為網絡攻擊的主要目標,一旦出現攻擊可能引發極為嚴重的災難性后果。因此,必須強化和完善工業互聯網安全綜合防控體系,有效防范工業互聯網絡安全風險,有力處置重大工業網絡安全事件,切實保障工業互聯網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網絡和數據安全。

    《建議》要求,保障國家數據安全,加強個人信息保護。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明確提出,要把數據作為新生產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在5G和后5G時代,80%的數據將是工業互聯網數據,工業數據是現代工業信息化的核心,任何一家工業企業的組織管理和生產運營都對工業數據有著高度的依賴性。對于工業企業來說,諸如生產工藝參數、設備配置文件、設備運行數據、生產數據、控制指令等工業數據是影響企業生產活動的關鍵業務數據,這些數據的安全性直接關系到企業生產線的穩定運行,如果數據被篡改、丟失或錯誤,都可能造成整條生產線的停產,嚴重損害企業的利益。

    筆者建議,正在制定的《數據安全法》要重點對數據資源的權屬、開放、流通、交易等相關法律制度做出安排,尤其要加強數據安全防護,重點要構建工業數據的安全保護法律制度,確立全生命周期的工業數據安全防護制度,明確數據交易安全的基本原則和目標以及對數據要素市場的分類分級標準,強化數據安全管理的各類主體責任,尤其強化數據運營者對數據生命周期相關安全合規能力的提升。

    (作者 南京郵電大學信息產業發展戰略研究院首席專家 王春暉)

    ?

    責任編輯:姚治

    分享:
    av在线亚洲男人的天堂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